商女不知亡国恨的下一句是隔江犹唱后庭花,这句诗出自唐代诗人杜牧的《泊秦淮》。该诗是诗人夜泊秦淮时触景感怀之作。

  杜牧26岁时中进士,被授弘文馆校书郎,开始了官场的仕途生活。杜牧前期颇为关心政治,当他看到统治集团的腐朽昏庸时,对当时百孔千疮的唐王朝表示忧虑,深感社会危机四伏,唐王朝前景可悲。

  六朝古都金陵的秦淮河两岸历来是达官贵人们享乐游宴的场所,“秦淮”也逐渐成为奢靡生活的代称。杜牧夜间把船停靠在岸边,眼见灯红酒绿,耳闻淫歌艳曲,触景生情,又想到唐朝国势日衰,当权者昏庸荒淫,便感慨万千,写下了这首《泊秦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