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先生陈景润之四——先生离世,儿子留洋,发布于《知音》杂志,并获当月新闻奖和年度新闻奖

寄语:陈景润这三个字是一代人的记忆,但是如果问,陈景润做了什么贡献,大家都知道1+1=2,而陈景润的1+2被认为是目前最接近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陈景润的证明最早是在60年代完成,之后进行了完善于1973年发表在《中国科学》上。1978年,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在《人民文学》上一经刊出立即让全国人知道了陈景润,知道了他是一位世界上有名的大数学家。今天分享的是怀念我的先生陈景润之四——先生离世,儿子留洋,发布于《知音》杂志,并获当月新闻奖和年度新闻奖,值得一看。

1995年,欢欢成为了一个初中生。而这时,陈景润因为常年劳累,用脑过度,患上了严重的帕金森综合症,需要长期做按摩治疗。

欢欢看爸爸被疾病纠缠,也十分难受,他不喜欢在外玩耍,每天都会早早回家做完作业,然后为父亲做一会按摩,看着新闻联播,儿子为他细致地按摩,那是他每天最享受的时光。

1995年底,陈景润住院了,开始医院离家特别远,欢欢不能每天去陪爸爸,但他坚持每周去看一次爸爸。最后,中科院领导为了让家人方便照顾先生,将先生转到了离家比较近的医院,这样,他们父子又可以天天见面了。那段时光,是陈景润最开心的时候,他享受着儿子给他做按摩,给他讲学校里的趣事,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并不乐观,却依然笑着对妻子说:“你们医生给我按得再好,也不如我儿子给我按得那么舒服,我是心里舒坦哩!”由昆看着这样和谐的父子时光,心急于先生的病情,多少次背着他们潸然泪下……

1996年3月19日,一代数学大师陈景润因帕金森综合症合并症,引发多脏器衰竭抱憾去世,年仅63岁。他放心不下年幼的孩子,深爱的妻子,还有那已经有了构思的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1+1” 论证……

陈景润走了,由昆是那么的不舍,她将先生的骨灰取回一半,安放在先生的书房里,她不能忍受在书房没有了先生的日子,从此,也是她夜夜无法成眠的日子。过去和丈夫生活的点滴、儿子出生成长的情景、丈夫像孩童似的微笑,就会像潮水一般漫过,然后涨潮,直到汹涌澎湃的思念让由昆彻夜难眠……

那时的欢欢,虽然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却也已经长成了身高一米七五的小小男子汉。他夜夜听见母亲呼唤父亲的哭泣,虽心里也无比想念父亲,却不敢去对母亲说出这个话题。他知道,倘若母亲长期沉浸在悲痛之中,定是父亲最不愿看到的事情,他永远记得,父亲临终前用只有他们父子之间才读得懂的眼神告诉他, “你要代替爸爸,照顾好妈妈!”从此,这个小小少年,在妈妈面前藏起了眼泪。他决定,带着妈妈走出失去爸爸的悲痛,用儿子的爱为母亲撑起希望的蓝天。

欢欢在陈景润的精心培养下,已经成为一个兴趣广泛的少年。每天,他回到家中,都会和母亲说起学校里的趣事,篮球比赛啊、乐队的事情啊,还有学习上的收获和困难等等,他将以前会和父亲说的事情都告诉母亲,他就是想用这样一点一滴的事情渐渐转移母亲的注意力,让她能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他去中央音乐学院报名学习小号,每天要搭很远的车程,由昆不放心,就大老远地跟着。

尽管欢欢并不愿被妈妈跟着,可他也担心母亲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就任由妈妈跟他一起辗转在学小号的路上。有时候,妈妈会在课堂外等着,更多时候,她会在学院周围的街上转转,差不多等儿子该下课的时候,再和儿子一起回家。欢欢会像爸爸在时那样给母亲演奏小号,也会给妈妈唱爸爸从前喜欢唱的歌。渐渐地,由昆变得对儿子很依赖,母子俩可以像朋友一样的交流,可以分享彼此的快乐,也能分担彼此的苦恼和不悦……

欢欢一直记得父亲教育他学习要执着的训导,他喜欢音乐,学习小号直到2000年。他在高二的时候,已经长成1米82的大高个,同样喜欢运动的他,参加一场校际的篮球比赛,在抢篮板的时候被对手一名体重近200斤的后卫撞飞了,左侧腰椎横突被撞断了四个,伤势严重,无法再吹奏小号,也无法运动,甚至相当长的时间不能下床……

这场事故,让好不容易从失去丈夫的悲痛中走出来的由昆吓得心脏都跳出来了。此后的一年,欢欢休学了,而由昆变成了一个对儿子百事包办的妈妈[lizhigushi.com]。

好在欢欢的底子不错,恢复得很快。儿子复学后,不久就到了高考。由昆知道,要改变自己对儿子过分溺爱的习惯,就必须让儿子离开自己,独立生活一段时间。她闪过了把儿子送到国外的念头,好让他更好地独立,更快地成长。由昆也知道,让孩子健康成长更是先生生前的愿望。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欢欢,征求他的意见。尽管欢欢也想出国学习,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离开母亲,走到那遥远的国度,母亲的生活将会更加的单调、空洞,想到这里,他毅然摇了摇头。

欢欢的表情,最终还是让由昆洞悉了儿子的心理,她对儿子说:“你去吧,妈妈一个人没关系的,你得学好了,才不枉费你父亲对你的期望!”那天,欢欢站在父亲的遗像前,久久地沉默,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好的,妈妈,我去,但我会尽早学成归来,我相信这也是爸爸希望的!”

2003年,陈由伟到加拿大留学。从此,他开始独立安排自己的生活。对母亲,他只说开心快乐的事情。后来他和同学放假一起回国。如果不是他的同学讲给由昆听,她都无法想象,儿子一个人在国外的经历。

陈由伟刚到加拿大上学时,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有一次,他下课准备回住处,刚好遇上了一场罕见的大雪。陈由伟只好打电话问房东能否来接一趟。而房东则告诉他,雪太大,为了安全起见,车是不能出门的,你只能自己走回来。陈由伟只好迎着漫天的大雪,自己徒步往回走。当他非常费力地在雪地上走了五六个小时后,才回到家中,这时,他那双刚买的耐克运动鞋已经被冻裂,张开了一个好大的口子。看着这个坚韧顽强的中国年轻人,连房东都惊得合不上嘴了。由昆这才知道,孩子身上的那股子韧性和他父亲陈景润是多么相像。她也由此想到,这个从不言苦的孩子一定还有很多没有告诉她的辛酸的成长经历。她更加相信,儿子陈由伟一定会像他的父亲希望的那样,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的!

陈由伟一直知道,父亲希望他能够学习数学,他将深埋心底多年对父亲的爱和怀念变成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在国外完成了大学一年级的基础课学习之后,他主动申请,从国际商务专业换到应用数学专业。

当由昆听到儿子在电话中告诉她这个决定的时候,她知道,这一刻,儿子是真正长大了!一时泪水夺眶而出,在书房里对着丈夫的遗像久久不能出声。她知道,也许儿子还不能明白在学习数学的这条路上究竟有着多少困难,可他,已经走入实现父亲遗愿的道路……

如今,陈由伟已经是一名数学系的硕士研究生了,在探索数学研究的道路上,他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尽管很艰难,但他一直对自己说,要像父亲那样,对数学充满热情和执着,坚持走下去……

2009年9月,在听说父亲陈景润被祖国人民以一亿多的惊人数字参与投票,并最终当选为建国以来感动中国的100位人物的时候,他更加感觉到了父亲的伟大,他对母亲由昆说:“我会继承父亲的遗志和精神,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