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夕四少

我读《红楼梦》比较晚,第一遍并没有读懂,很多生僻字,后来看到网上有人说《红楼梦》位列打死都读不下去的古典名著榜首,我心有戚戚,多读几遍,就会爱不释手。

很多人读不懂红楼,不仅仅是因为生僻字词,更重要的是红楼未完,这一方面既成了许多文人雅士的人生一大憾事,却也因此缺憾,成就了后世红学一派,目前光是研究红楼的就是分为五大派,有考证派、评论派、评点派、索隐派、题咏派等。

我读过一些红学家写的红楼专著,有些是有真功夫的,比如张爱玲的《红楼梦魇》,她对红楼各抄本都非常熟悉,提出的论点和见解也发人深省,这是令人敬佩的;但也有些专著却不免穿凿附会之嫌,太多臆测,完全脱离了文本,这就不是红学研究了。

要想弄懂红楼,其实不难,只要立足文本去研究,去琢磨,多读几遍,自然会有些体悟,如果仍有很多疑问,要读红楼论著,也不能囫囵吐枣,眉毛胡子一把抓,如今致力于红楼研究的书籍太多了,就是你每天读一本,十年也读不完,所以如何选择值得一读的好书是一门学问。

我写红楼解读文章一年多了,我的出发点或者说是初衷,一直没变,那就是立足文本。《红楼梦》是毕竟是小说,窃以为,一切脱离了文本的研究,都很难真正触摸到红楼三昧,很难真正领会曹公真意。我日前读到的李希凡老先生的这本《红楼梦》人物论,却让我眼前一亮,这是本好书。

李希凡老先生是给87版《红楼梦》演员授过课的红学专家,他对于红楼的研究,即是立足文本,他对于红楼中每一个人物的研究和分析,都是立足文本,从具体故事情节和人物对话中分析人物性格以及命运,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又没有过多毫无根据的臆测,这一点是很令人敬佩的。

李老先生的这本《红楼梦人物论》是其与女儿李萌合著的一本红楼人物专著,详细解剖了原著中六十多位人物,不独主子小姐,亦有婆子丫鬟等,每一篇都可以当成一篇人物传记来看,他的分析细致入微,精准老道,把握住了曹公对人物的典型化塑造,把每一个人物的性格都分析的入木三分,客观中肯,更加深了我对原著的认知。

这本书很厚,洋洋洒洒近五十万言,平均每个人物的小传近万言篇幅,我常听人说,写小说拍电影都要写人物小传,然后才搭建故事解构,而李老先生的研究则正好把曹公的红楼故事给还原到人物小传的写小说草稿阶段,可以说是最大程度地遵循和还原了曹公对每一个人物角色最初的设定。

李老先生不仅遵循了曹公本意,对人物有精到的分析,且对人物还有自己作为一个读者的喜恶,比如对王夫人和袭人,他就喜欢不起来,且并不掩饰自己的这种不喜欢,这才是真正的学者风范,研究问题时睿智,客观,但对不同的人物,也不克制自己的情感,敢于表达自己的喜恶。

如今不少人读红楼读偏了,研究秦可卿能衍生出秦学,看小说《红楼梦》能够意淫一大段隐秘的所谓正史,且言之凿凿地出书,影响到更多人,我想曹公地下有知,必是不依的。

其实不仅红学,一切的文学作品,尤其小说,只有立足文本的阐释和研究,才有意义和价值,才能真正理解作者所要表达的真正含义,而那些脱离了文本的分析,说到底,不过是研究者借了红楼梦一个壳子,自我意淫地去主观臆断出一部作品出来。

几百年前的曹公,在穷困潦倒到需要朋友不时救济的情况下写出了《红楼梦》,一开始就说了其题旨,大旨谈情,为闺阁女子做传,他哪里来的胆量和那么多心思把一大段历史隐藏在小说里?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从来不读那些打着研究红楼梦旗号其实是在意淫清朝历史的书籍的。

李老先生的红楼人物分析,我以为他是读懂且读透了红楼梦的,无论是对金陵十二钗的分析,还是对丫鬟小厮,太太婆子,公子爷们的分析,无一例外,都是立足红楼梦文本,且只针对前八十回中的故事情节对人物进行分析研究,是非常值得一读的红楼专著。

我们小时候读课文,碰到生词生字,每页下面都会注释,而李老先生的这本书,则恰是《红楼梦》原著的注释一样,在每个人物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就对其生平事迹,性格命运做了全面而深入的分析,让我们在读红楼的时候不再茫然,而对人物形象有了清晰而深刻的认识。

也许你读过很多遍原著,也许你还读了不少名家的红楼梦研究,但李老先生的这本《红楼梦人物论》绝对是你不能错过的一本,也绝对称得上是红楼梦研究书籍中的佼佼者。